目前日期文章:20140206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前些日子,我採訪了國內飯店業的傳奇師徒二人組--台北亞都麗緻前後任總經理嚴長壽、蘇國垚。聽二十歲便立志以當「旅館人」(hotelier)為職志的蘇國垚,提起一段他目前擔任高雄餐旅大學教職,所看到的現象,解答了我對於台灣服務業長期低薪的疑惑。

蘇老師說︰「我統計,100個餐飲科系學生中,有50個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念這個科系;另外的50個人,其中25個的父母,一聽到月薪2.3萬,來還要輪值夜班,就反對孩子去端盤子,要他們考公務員去了。剩下的25個人,捱不到3年,大半也慘遭淘汰,因為這個行業沒有門檻,他們看不到未來的前景,能不能往上走也不知道。」

為什麼看不到行業未來的前景?台灣下一階段的經濟活力,不正寄託在服務業嗎?我追問。

蘇老師搖搖頭說,因為雇主(飯店業老闆)捨不得給高薪,「我去給台北飯店業的人資主管演講,呼籲大家要對投入飯店業的年輕人好一點,才講完電腦還沒收好,就聽到他們轉頭討論,國定假日的補假要不要給薪…」

老闆捨不得替員工加薪,老實說,也不是只有飯店業,我個人總認為,加薪寄望於老闆的仁心,如同期待建商賣房還許你買在起漲點,一樣都是太陽打從西邊升起的妄想。但蘇老師提到的下一段現象,卻震駭了我。

Richard J.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你再不好好讀書,以後就像這姊姊一樣在這端盤子。

這位媽媽對著她小學的兒子講出這句話時,我已經從英國拿了碩士回來,而且我是班上10個同學裡3位準時畢業的其中之一。

我沒有很遜,也算會念書(雖然不是哈佛耶魯),畢業證書是柴契爾夫人親自交到我手上的,卻仍然在她這樣說時感到受傷。我當然可以不必站在現場為她收掉滿桌狼藉,但我的服務員忙不過來,所以我也下場幫忙,這是擔任外場經理人員應該要有的常識,可是這位媽媽教訓孩子時選擇了侮辱我的職業的方式,我至今仍然耿耿於懷。如果是我學長,肯定會當場回她『對呀,小朋友,我讀到碩士才有機會幫你收盤子,你一定要讀到博士才可以喔』這種直接給客人難看的話,但我不是這種人,我的反應總是比別人慢半拍,而且也不習慣這樣的對話。

我是自己選擇到前場服務顧客的,誠心誠意,希望客人可以在我這裡吃的開開心心,和朋友家人一起擁有一次美好的回憶,如果正好傷心了來吃飯,我願意竭盡所能讓你變開心才回去,只要不超出公司規定的限度,我都可以為顧客提供暖心的服務,但這種心情卻很容易一次次被侮辱而感到不值得,不過我很容易就把當天的不滿情緒丟進大海裡,而且在過程中我會記住對我很好,關心我的工作狀況、稱讚我的貼心與善良的顧客。

唯獨這一次,讓我覺得我沒有必要站在那裡受她的侮辱,尤其她眼神裡流露出來的不屑我至今仍然深深記住,並且會提醒孩子們在出去實習工作時,要懂得自我調適。

Richard J.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