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-11-26 

天下雜誌 

536期       文/洪蘭 

去山地服務,晚上與學生聊天時,他們說做台灣的學生很痛苦,光是功課好還不夠,還要考第一名才算數。

一個現在已是醫生的志工說:當年讀醫學院時,每次考試都緊張到瀉肚子,只能坐門邊的位置,好跑廁所,因為班上的同學都是全台各校的第一名,他怕無顏見江東父老。

他一直瀉到大三,一位老師跟他說,從隋朝開科取士到清末這一千三百年間,一共有十五人是三元及第,即鄉試、會試、殿試都第一,這裡面,唐三人,宋六人,金一人,元一人,明二人,清二人。

人數這麼少,表示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,但是,現在又有誰知道他們的名字呢?即使是三元及第,若是沒有做出一番事業,一樣被歷史淡忘,第一名的意義在哪裡呢?

老師的話使他豁然開朗,從第一名的桎梏中解脫出來,纏著他多年的腹瀉也不藥而癒。

他的話讓在場的學生都動容,也都鬆了一口氣。難怪我父親說「沒有一個地牢比心牢更幽暗,沒有一個獄卒比自己更嚴厲」,是人使自己過不去,改變心態,就改變生命。

壓力的定義是「任何事情超越能力,就是壓力」。壓力和表現的關係是個倒寫的U,沒有壓力或壓力太大,表現都不好,適當的壓力是必要的。

去除壓力有兩個方法:一是直接去掉壓力來源,如辭職;二是提升能力來承擔,後者比前者好,因為能釜底抽薪。

知名作家蔡穎卿老師是個敏銳的觀察家,她發現很多學生的說謊,來自不知如何應付壓力。例如,有個國中生常跟他母親道歉自己粗心,每次都說,「下次我一定更小心。」但是每次都是一樣考不好。

當蔡老師把考卷拿來看時,才發現這學生是不會做,而不是粗心,他不懂基本觀念但不敢說,怕被同學恥笑,便藉口粗心來逃避現實。

也就是說,當人沒有能力又不願面對時,他會說謊,甚至轉化為情緒的爆發來逃避現實。

台灣過去填鴨式的教育遭人垢病,所以教改時,就特別強調學習是快樂的。這本來無可厚非,但就像建構式數學,橘逾淮為枳,它又被過度解釋成「只要我的學習不快樂,就不必去學它」。這是錯的。

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東西,學習的過程是辛苦的,只有學成才是快樂的。所以成功從來沒有僥倖,凡是成功的人都曾下過苦功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賽珍珠(Pearl Buck)說,「樂業的祕密只有一個詞——卓越,你必須喜歡它,才可能把這件事做好。」(The secret of joy in work is contained in one word - excellence. To know how to do thing well is to enjoy it.)。

學校不可為了趕進度,忽略學生的個別差異,這會使學得慢又不敢承認不會的學生說謊度日。逃避永遠不可能解決問題,只有面對它才是唯一的方法。時代改變了,家長不要再要求第一名,學校也不要再趕進度,實事求是,把每一個孩子教會才是教育的真諦。(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)

創作者介紹

Richard Chiu

Richard J.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