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訂便當開始,學會「不要什麼」

「我滿心覺得可以創作劇本,寫豬哥亮演我的短劇,」陳玉珊還記得剛入行時滿懷憧憬的心情。

但實際上,她卻被當作小妹看待,天天負責訂便當、寫大字報。而且節目常拖到下午3點才開錄,她該做的事情早上早就做完,渴望多學點東西卻總是沒事做,薪水也只有少少的15,000元,「還要再給家裡5,000元。」

當時家住三峽的她,光是到位在台北市區的公司上班,就要換機車、火車、公車3種交通工具,有時太晚下班沒火車搭,還得花600元坐計程車回去。某天深夜,她甚至得請司機半路停在銀行邊,拿著信用卡去預借現金,才有辦法付計程車費。

都做到這種地步,日復一日還是重複著沒效率和貧乏的工作內容,一度讓她懷疑:放棄和同學一起去考插大,是不是錯了?加上她的不滿常寫在臉上,更被主管否定:「這人不能用,叫她拉cable會擺臭臉。」

說到這裡,陳玉珊用了個傳神譬喻描繪當時心情:環境是杯子,她則是卡在杯口的冰塊,每天都想著是等自己慢慢融化、或者把自己打碎掉進去,又或者乾脆換一個杯子?勉強忍了快一年,公司新開的新聞call-in節目《大家來審判》剛好需要人手,把她調了過去,終於得以脫身。

回顧當綜藝節目小妹的日子,陳玉珊自認學到最重要的,便是確定自己「不要做什麼」:她不要做綜藝節目,也不要做自己不能掌控的事。而在第二份工作中,她終於找到能發揮的一面。

不計較「多做」,累積的實力別人拿不走

《大家來審判》是直播節目,錄影時間固定,加上製作人只抓大方向,把許多執行端工作交給她,例如議題設定、尋找適合來賓等,他自己則聽完陳玉珊報告後,拍板定案就好。

所以,雖然當時陳玉珊還是得大小事都做,包括訂便當甚至幫來賓泊車,但因為總算有機會表現,心情和過去完全不一樣。

「我每天讀6份報紙,跟立法委員搏感情、談一些我本來不懂的事,」22歲的她,從無可奈何的狀態換到「可以做很多事」的環境,別人看她好像「更操了」,陳玉珊卻不以為苦,甚至還從中領悟「不要在意做得比別人多」的道理。

當時有位年紀較大、一進來就和她擔任同職位的新同事,不想從頭蒐集資料,就順手拷貝了她的電話簿。陳玉珊很生氣,加上不小心發現他薪水領得比她多,馬上跑去找製作人理論。

沒想到製作人一句話,反而在當下點醒她,覺得豁然開朗:「他33歲還在做妳22歲會做的事,妳何必和他計較?」

陳玉珊說,年輕人常會有「我應該得到什麼」或「主管、同事不做事卻爭功」等抱怨、不滿的心態,但她認為不必太在乎這些,因為自己拿到的能力,才是別人偷不走的,「我跟立委的交情是我的,即便我後來離開去別的節目,只要我開口,他還是會來上節目。」

想通了,陳玉珊在工作上更放手施展,機會果然不絕而來。兩年後,她被當時的三立電視總經理室特助蘇麗媚相中,找她做三立的新聞call-in節目《八點大小聲》執行製作人,開出的薪水幾乎翻了一倍。

24歲槓上50歲導演,堅持把事做對

如果說陳玉珊走過的第一個轉捩點,是從迷惘中找到方向,之後的下一個里程碑,便是學會如何在工作中堅持理念,展現能力和觀點。

到三立不久後,蘇麗媚丟給24歲的陳玉珊一個超級任務,要她在晚間7點半冷門時段,做出「給台灣人看的戲劇節目」。

毫無戲劇經驗的陳玉珊,自嘲當年是憑著「無知的勇敢」出發。她觀察當時三立體系中收視率最高的是介紹各地慶典的節目,加上她發覺很多人對各種民俗傳說故事,如「姑娘廟」、「萬應公」等都逐漸遺忘,便大膽決定以民間傳奇為主題。

由於不愛電視劇拖沓累贅的節奏,所以她設定一週為一個獨立單元,每週故事不同,觀眾即使不喜歡這週的劇情,下週還有全新不同的故事可看。

她構思的這部戲,便是長壽至今的《戲說台灣》,現在看來雖是正確的決定,第一次當戲劇製作人的陳玉珊,當時可說吃足了苦頭:一年要拍52個故事,同時要帶4組人馬,4個導演、4個編劇、4個製片..。

而她雖是製作人,卻是裡面最不懂劇的一個,每次開會面對劇組各種疑難雜症,只能認真寫筆記、之後再想辦法;而這些問題往往又極其瑣碎,例如「便當能不能吃兩個」、「公司該不該吸收超速罰單的罰款」..。

當中最棘手的,莫過於面對導演的質疑。劇組中有位導演50多歲,相當資深卻很不友善,他認為沒卡司也沒宣傳,這部戲不可能會紅,於是刁難陳玉珊:「妳來教我拍戲?妳幾歲、拍過什麼戲?」

當他導戲出現民初時代不該有的現代電線桿、雜貨店裡有乖乖桶,陳玉珊去找他溝通時,還遭到反嗆:「那妳去找景給我拍!」

她不知所措,只能告訴主管「播出去會笑掉大牙」,最後,她和主管決定不播出這些拍好的內容,此舉竟引來導演怒氣沖沖地把辭呈丟在她桌上。

類似狀況後來也發生在她和編劇之間,編劇不願意照她想的方向修改,也向她請辭,她只好自己跳下來「補洞」,一邊修改、一邊學怎麼寫劇本

所幸,還是有導演願意配合,加上開播後收視率是原先節目的3倍,第三週就突破1%,給了陳玉珊信心,「我發現我的堅持是對的。」

從100多個故事裡,磨出核心優勢

一路走下去,慢慢地,她從只顧著解決別人問題,以為這樣可以贏得認同的「小媳婦」,轉變為能夠掌握大局、成果導向的成熟製作人,更逐漸摸索出自己的管理風格。「後來我會說,便當要吃幾個,我並不在意;還有,我沒叫你超速,你應該要安全駕駛,」陳玉珊說。

這幾年,她不斷調整領導與溝通方式,但始終不變的,是從那時開始,她對戲劇品質的講究與要求。「放棄是最簡單的,堅持才是最難的」成為她在工作上的信念,也是現在用來激勵部屬的口頭禪。

回頭看,這段歷程為後來陳玉珊的發展打下最扎實的地基。兩年下來,她總共做了100多個故事,每次想好內容,都得講好幾次給編劇、導演聽,沒有人比她更熟悉情節。

此外,因為故事需求大,她變得很會從生活中挖掘題材。現在公司招募編劇新血時,陳玉珊就相當要求說故事的能力與掌握時事,認為這些比科班出身更重要。

從原本徬徨、自我懷疑的21歲女孩,到懂得把眼光放遠,專注累積,學會不要太受旁人影響,堅持做該做的事,是陳玉珊在職場第一個5年獲得的重要養分。憑藉這些,讓她不斷做出一部部膾炙人口的經典好戲,也譜出精采職涯。

陳玉珊的4個黃金5年拼圖

第一個5年:從起初迷惘的綜藝節目小妹,陳玉珊透過新聞call-in節目的歷練,確認電視圈是符合志趣、可長期耕耘的舞台。並在挑大梁擔任《戲說台灣》製作人期間,開始發揮她獨到的說故事才華,找到自信,建立主導工作的能力。

第二個5年:擔任《戲說台灣》製作人兩年後,接下製作台灣第一部原創偶像劇《薰衣草》的挑戰,並陸續推出《MVP情人》、《海豚灣戀人》、《雪天使》等劇,成為站上檯面的戲劇製作人,並接掌三立都會台戲劇總監。這段期間,她養成了面對收視考驗的韌性,以平常心看待高低起伏:「盡力後,就放過自己」。

第三個5年:推出膾炙人口的《命中注定我愛你》、《敗犬女王》等作品。展現比單純製作戲劇更大的企圖心,透過作品反映社會脈動,例如未婚懷孕、剩女現象,引發廣泛共鳴。

第四個5年:陳玉珊正在此階段中期,對事業版圖有更高視野。和壹電視合作的《拜金女王》,及擔任柏合麗娛樂傳媒企劃部總經理監製的《蘭陵王》,皆結合國際、兩岸團隊,放眼海外市場。今年她成立玉春雷娛樂文創,並擔任執行長。

創作者介紹

Richard Chiu

Richard J.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0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