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貼

 

思辨發生在日常生活的大小話題之中,每個人每天都會做出許多決定,如果有充分的智慧,做適當的思辨,錯的決定就會相對的減少。

明辨:判斷的能耐


1921年,沒有上過大學的大發明家愛迪生提出他的論點:「讀大學是沒用的!」
愛因斯坦聽到之後提出一番看法:「……不是這樣的,應該這樣說才對,只學實用知識的大學的確是沒有用的……因為書上的事是別人想過的,你再去讀只是拾人牙慧。上大學是為了學習思考的能力,這樣的大學便是有用的,……」

愛因斯坦一向主張思考是一切之源,包括有人說他的物理只是狂想不是實證時,他的回應也是:「沒有狂想就沒有以後的物理學家花時間去驗證這些狂想了。」事實證明很多人的確利用他的「相對論」得到諾貝爾獎。

每一個階段的求知都應該有目的,小學理論上不該與大學相同,小學是打底,但大學,沒有一些基本的能耐是成不了事的。

報紙登載過一則新聞,最易被詐騙的三種人,依序是老師(含教授)、醫師、泛公務人員,這些看來都是過往在學校裡以成績制勝的贏家,為何最容易上當呢?我弄懂一部分原因,他們欠缺的是「思辨能力」

琅琅讀書聲,強調背誦、記憶,用分數勝出的觀點之下,思辨能力闕如,再加上在象牙塔待久了,隨便一個唬弄便上當。思考力真的非常重要,它是讀書考試得不來的,我想邀你來辯證一些事,考考自己是否具備思辯的能耐?

外星人你信嗎?
信,理由呢?
 
沒有任何佐證資料就相信就是盲目,眼睛很容易騙人的,太多眼見的都不足以為憑。
 
我相信有外星人!因為宇宙太大了,沒有什麼不可能。

一千二百億個銀河系,每一座都有一千至四千億個星體,地球只是其中一個,浩瀚之中,地球人可能並非唯一,但我們是否能在今生今世與外星人相遇我便存有疑問,一方面是我們的科技未達這樣的高標,很難主動找著外星生物,如果是他們具備快速游移的技術,我們與其之間的科技差距就非以千萬里計,想來實在可怕!

算命之學總有一批為數眾多的信仰者,加上電視台有意無意的推波助瀾,已達愚民化程度,什麼事風水命算都可以參一腳,他們彷佛是神,能辦案、會解危、可招財。
「命與運」常常被擺放一起思考,如果「命」是天定的,那就無法改變,人只能依著一定軌跡前行,如同火車必須在軌道行駛一樣,脫離它理論上便會發生事故。但人又說可以用「運」讓命脫離軌道,而且不是事故,叫它「改運」,這點便令人匪夷所思。

命是天給的,運是他給的,天的不用錢,但他給的要錢,算命的比上帝還大,竟敢改動祂的眉批?

天這個字是很好的「假借詞」,因為知的人確實不多,所以很好利用,早年的信仰與皇帝都脫不了關係,利用神佛鞏固自己的地位,而今民智已開,怎麼與未開智時差不了太多,依舊缺少思辨的能力?

歷史是荒謬的,它常是史官的偽書,成者是英雄敗者是狗熊,可是成敗之間未必代表人品高低,好人難出頭,講仁義禮智信,怎可能在處處奸計的政治圈中勝出?

古老的中國不是一個國家,附近有許許多多的小國,宋朝也不是唯一承繼唐朝的政權,一旁至少有大遼與西夏,另一頭還有大理小國,這些都是我在重讀歷史時慢慢釐清的。當你愈懂歷史,愈是難受,很多革命未必是人民的聲音,它屬於政客的,我們是棋子,他們是下棋者,把人擺來擺去。史料中的革命,往往只是兩個貪婪者的遊戲,他們讓一個時代夢魘結束,但開始另一個時代的哀愁,其中夾雜「生靈塗炭」。心理學家研究點出:政治裡沒有政治家,只有政客。這可能是事實。

有了思辨能力,看起來可能比較透晰,不會迷惑得人云亦云。

房價是陷阱,我們常把高房價推給政府或者建商的炒作,其實我們才是幫凶。朋友講他家附近的房市價位更高了,喜孜孜的臉讓我有氣,真是笨呀,我們只是升斗小民,沒有三四棟房子,房價愈高,買賣之間的差距愈大,我們永遠是受害者。
賣五百買七百,只差兩百,但賣一千五買二千,則差了五百,這數學不難,卻是讓很多人低估的錯誤。

思辨發生的場域常在日常生活這些小話題之中,每個人每天都會做出許多決定,如果有充分的智慧,做適當的思辨,差錯就會相對的減少。

思辨往往不止是思辨,它必須時時涵養充分的智慧,才有能耐精準思辨、圓融決定,這些真不是傳統上打開書本讀書就能辦到的。

總之,務必把「思考」這件事變成生活的一種習慣,腦海之中不可以只有信或者不信這麼簡單的邏輯模式。

每一個問題都有正反兩面
,請讓孩子說出自己的看法,沒有對錯,只有理由。很多事情,我都是這樣問孩子:「理由是什麼?」你也可以試試看。

〈本文選自第一章,曾琳之 整理〉

 

創作者介紹

Richard Chiu

Richard J.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