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父親來自嘉義,在一個樸實的環境中成長。雖然他年輕時就到北部工作和定居,但是每年一定會回故鄉好幾趟。嘉義的一切對他來說,一點也不陌生。

在功利主義的商業環境這麼多年,他沒有忘記物質貧乏的成長過程所培養的美德。所以他既能解讀商場上的商業行為,也能看到一般短視商人看不到的企業文化與價值。

這是他所經歷的真實故事。

在嘉義市民生北路上一間銀行的騎樓,有一個賣仙草冰的小販。小攤子加上幾張凳子,這個簡陋的仙草冰營業超過80年時間,已經傳承到第三代。這一碗仙草冰,也是我父親幼年時期和鄰居的共同記憶。

某一次到嘉義出差的機會,他經過這個仙草冰攤販的騎樓,只見老闆一個人坐在凳子上,旁邊卻沒有攤子。

父親:「老闆,今天這麼早休息喔?」

老闆:「不是休息。我一個多月前已經決定退休,不賣仙草冰了。」

父親聽了有點驚訝,畢竟這是個超過一甲子的攤子,對他這個從小看到大的客人來說,一時之間還不太能接受。很顯然老闆也充滿不捨,特別是看到我父親這種,數十年來叫不出名字,但是臉孔很熟悉的老顧客。兩個人簡單寒暄了幾句。

父親又說:「既然你已經不賣一個多月了,你還坐在這邊做什麼呢?」

老闆:「我怕有些外地來的以為我只是休息,不知道這攤子已經收掉了,會浪費別人時間再跑好幾趟。所以有空我就來這邊坐著,我想親自跟他們說我結束營業了。」

父親:「喔,這樣啊。」

他們兩個人的對話就這麼簡單。在那個騎樓下已經看不到仙草冰的攤子和凳子,不過我想那個影像會深刻留在老一輩顧客的記憶中。

父親跟我分享這個例子的目的,是要說明商譽的重要。即使是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地方、小商家,也有許多腳踏實地、愛惜羽毛的人。或許他們經手的不是億萬生意,也不是商業媒體偏好的題材,但是他們真實存在這個社會的許多角落。

「他為什麼不放一塊牌子公告就好了呢?」這是我脫口而出的反應。

父親沒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把仙草冰延伸的各種回憶又述說了一次,然後他說:「如果我是老闆,我大概也會這麼做。」

的確,就「效率」的觀點來說,這種「售後服務」的方式一點也不科學。更何況對一個結束營業的商家來說,這個既沒有店名也沒有招牌的「商譽」,商業價值已不復存在。

但是,用一塊有效率的牌子,卻也換不到老闆親自向顧客說最後一次「謝謝」的機會。或許在仙草冰老闆心中,還有更多旁人不知的想法。我不是他,我不知道。

我所瞭解到的是,「商譽」這個名詞,原來不全是短視商人字典裡的膚淺定義。這個社會還有許多價值觀,是由一群沉默的人所認定和實踐,而他們值得受到真正的尊敬。

創作者介紹

Richard Chiu

Richard J.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